1

袁紹手下眾多大將和謀士,可謂是真正的兵多將廣,但一手好牌卻被他打的稀碎。

說起袁紹的謀士,我能看的上也就是田豐和沮授,而今天我們就來說一說田豐,田豐到底算是什么級別的謀士?如果袁紹真的聽他的會是怎樣局面?

田豐,字元皓,他自幼聰慧,因為守孝時做法得當,被鄰里尊重,而田豐博學多才,在冀州很有名望,后被舉為茂才,后來被選為侍御史,但因憤恨宦官當道、賢臣被害,棄官回家,成為冀州牧韓馥手下,因其正值而不得志,袁紹智取冀州之后,成為新的冀州牧,聽說田豐的威名,于是帶著豐厚的禮物以及謙恭的言辭,招攬田豐,田豐見袁紹真心實意,選擇在袁紹手下任職,得到了袁紹的器重。

與袁紹共患難

在袁紹手下,田豐最開始很受重用,并且多次獻計制約公孫瓚,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可以說都是因為田豐的計謀才平定的公孫瓚。

界橋之戰時,袁紹的先鋒麴義(qu)大敗公孫瓚,袁紹所在的后方軍隊聽說勝利消息之后,選擇原地休息,但不想此時公孫瓚的散兵兩千多人突然出現,將僅有親衛隊數百人的袁紹給圍了起來,不斷向袁紹他們放箭,為此田豐舍命攙扶袁紹,帶他一起隱蔽起來,而袁紹帶領軍隊齊心協力將公孫瓚散兵擊退,田豐的行為讓袁紹感到高興,因此袁紹對田豐十分信任。

多次獻計制約曹操

第一次獻計早圖曹操。

曹操挾天子遷都許昌之后,袁紹總是接到天子的詔書,心中開始擔心起來,于是派人對曹操說:“許縣低洼潮濕,洛陽殘缺被毀,不如遷往甄誠,以便得到一個豐足的地區!辈懿俨淮饝,田豐獻計早圖曹操,以免受制于人。袁紹并沒有采納。

第二次獻計趁機除曹。

在官渡之戰前夕,劉備襲殺徐州刺史車胄,占領了沛縣背叛了曹操,于是曹操親自征討劉備,田豐聽說此事后找到袁紹,說:“與您爭天下的是曹操,現在曹操去打劉備,雙方交戰不可能很快結束,許昌現在空虛,立即調動兵馬襲擊曹操后方,這樣一切會平定!倍B卻因為小兒子生病而推辭掉,沒有采取田豐的計謀。

田豐當時拄著拐杖,憤怒的田豐舉起手中拐杖敲擊著地面,說到:“唉,大事完了!好不容易的機會,卻因為小孩的生病而喪失,可惜!”袁紹聽到之后開始疏遠田豐,恰好逢紀害怕田豐的人品正直、高風亮節,于是多次讒言給袁紹,袁紹從此更加的忌恨田豐。

第三次獻計拖垮曹操。

曹操其實害怕袁紹突然襲擊,緊急攻打劉備,之后迅速回防,等到劉備投奔了袁紹,袁紹才不慌不忙的進攻許昌,此時田豐卻攔住袁紹,認為袁紹此時不宜進攻曹操。

田豐進諫到:“此時許昌已經不再空虛,曹操善于用兵,兵馬雖少,但是不可輕敵,我認為現在不如堅守,因為我們擁有四州兵馬,在聯合天下的英雄豪杰,內部行農耕用以備戰,外部實行輪流騷擾,使得曹操疲于奔命救援,不出三年,必定拖死曹操,從而戰勝曹操!痹B不聽,但田豐卻極力阻攔袁紹,因此得罪袁紹,最終認為田豐壞了軍心,將田豐關了起來。

再說曹操,因為聽到田豐被關,高興的說到:“袁紹必敗”。

經過事實檢驗,田豐的計謀計計戳中曹操的痛點。

第一次獻計之時,袁紹基本上占據四州,而此時的曹操,東有呂布、劉備和袁術;西有郭汜、李傕、張繡;南有劉表是袁紹盟友。所以這時候除掉曹操其實非常輕松。

第二次獻計之時,曹操連年征戰,兵力并不如袁紹那樣充足,而征戰劉備也是出動了大部分兵力,如果此時奇襲許昌,那簡直就是斷了曹操的后路,并且許昌以北曹操并沒有平定多日,很容易出現倒戈現象,許昌一旦被占,曹操就很容易被袁紹吞掉。

第三次獻計之時,曹操剛剛與劉備大戰一場,再與袁紹交戰其實自己心中都沒有底氣,要不怎么會有郭嘉的“十勝十敗”,并且與袁紹交戰的時候,曹軍中很多人與袁紹軍中通信,以便給自己找退路,證明曹操軍中士氣也不是很高,在曹操與袁紹開戰相持一年,就開始面臨糧草供應問題,這些都表明田豐之計如果實施,曹操必敗。

曹操在得知田豐的計謀之后,也嘆息道:“假使袁紹用田豐之計,勝敗尚未可知也!边@句話明顯就是曹操給自己找臺階,曹操心中也明白,如果一旦田豐之計成功,敗的一定是自己。

總體來說,田豐非常有才,但是為人剛正不阿,也使得他很得罪了很多人,再有袁紹為人好謀無決還獨斷專行,也使得田豐很多好的意見袁紹不去理會,哪怕針對曹操的三個計謀能聽一次,都會遏制住曹操,甚至說敗的應該是曹操。

田豐在三國時期算得上頂級謀士,但是因為跟著袁紹,使得很多計謀沒有辦法實施,留下的功績也相對比較少,如果田豐跟隨一名明君,能夠施展他的才華,我相信在人們心中的地位會更高。

注釋:以上內容參考《三國志·魏書·沮授田豐別傳》

最佳貢獻者
2

良言難相納,智士獄內亡。

棟梁皆自折,豈不喪家邦?

以前大家討論三國,總是傾向于猛將之間的武力格殺,相互戰斗,討論他們誰的武藝更勝一籌,今天咱們說說三國時代的謀士。

袁紹麾下有個謀士名叫田豐,非常了不起,他與沮授、許攸和逢紀等人為袁紹效力,是河北勢力的智囊團。咱們通過《三國演義》原著中的表述來分析一下田豐的智謀水平在三分時代能排列到什么檔次上。

一、初次亮相

田豐初次亮相是在《三國演義》的第七回中。 謀士逢紀為袁紹出謀劃策,奪取了韓馥的冀州城。入城之后,袁紹封韓馥為奮威將軍,“以田豐、沮授、許攸、逢紀分掌州事,盡奪韓馥之權”。韓馥棄下家小,只身投奔陳留太守張邈。

初次出場,田豐與其他謀士一樣,被袁紹派去奪權。

二、磐河護主

田豐第二次在文中出現就是在激烈的戰場上。公孫瓚戰敗,被文丑追殺,幸而少年趙云橫空出世,阻住文丑,救下公孫瓚。次日再戰,袁紹麾下大將麹義大破公孫瓚的“白馬義從”,乘勝追擊,卻在后陣遇到趙云,“戰不數合”被趙云挑翻。趙云乘勢反沖過來,單騎突陣,“左沖右突,如入無人之境”。公孫瓚也率軍殺回,袁紹軍陣大亂。

袁紹正在觀戰,“與田豐引著帳下持戟軍士數百人,弓箭手數十騎,乘馬出觀”,趙云幾乎殺到面前。田豐連忙勸袁紹“主公且于空墻中躲避!”但袁紹怒拒之,兜鍪擲地,大喝:“大丈夫愿臨陣斗死,豈可入墻而望活乎!”眾軍齊心努力,終于擋住了趙云的沖擊。

從這個情節看,田豐能在陣前隨從,還是很得袁紹信任的,田豐對袁紹也頗為忠心。而袁紹這個人則比較情緒化。

三、勸阻興兵

在《三國演義》的第二十二回,田豐為袁紹出謀劃策,勸說他不要與曹操發生軍事沖突。

曹操興師與劉備作戰,陳登獻計玄德,要他向袁紹求助,共同對付曹操,并建議讓鄭玄去信勸說袁紹出兵。袁紹收到書信后聚集文武商議興兵伐曹的事宜,田豐出列勸說“兵起連年,百姓疲弊,倉廩無積,不可復興大軍”。田豐的主意是向天子獻捷,若不得通,則以曹操隔我王路為借口,“提兵屯黎陽”,在河內“增益舟楫,繕置軍器”,分遣數路精兵,屯扎在險要邊塞。

田豐建議是對外表露出強勢,但實則固守,爭取時間發展壯大自己的實力,“三年之中,大事可定也”。這個主意受到沮授的贊同,但遭到了審配、許攸、荀諶和郭圖的反對。從后來發展的情況看,田豐還是很有遠見的。

四、荀彧評價

袁紹興兵來戰的消息傳來,曹操與謀士們商議對策,謀士荀彧指出,袁紹麾下雖然謀士眾多,但各自不和,不足為慮:

“紹兵多而不整。田豐剛而犯上,許攸貪而不智,審配專而無謀,逢紀果而無用:此數人者,勢不相容,必生內變!

曹操自領大軍到達黎陽。袁紹軍中謀士們互相嫉妒猜忌,“各不相和,不圖進取”,兩軍相距不戰。

五、勸取許都

在《三國演義》的第二十四回中,田豐為袁紹設謀,勸他進取許都。

曹操興兵討伐在徐州的劉備,劉備寫信向袁紹求助,田豐得書,來見袁紹,勸說他乘曹軍主力攻打劉備之機,攻取許都,“以義兵乘虛而入,上可以保天子,下可以救萬民”。但袁紹的幼子當時正在生病,袁紹心力憔悴,情緒低落,拒絕了田豐的建議。

以此看來,田豐還是很有戰略眼光的。如果當時袁紹能夠以重兵趁虛直取許昌,“挾天子以令諸侯”的高招就再也輪不到曹操了。但袁紹這個人“性遲而多疑,多謀而寡斷”,就耽誤了這個大好良機。

六、再諫被囚

在《三國演義》的第二十五回中,田豐再次向袁紹出謀,阻止他與曹操開戰,卻被袁紹關進了監獄。

劉備徐州兵敗,逃往袁紹處,勸說袁紹興兵與曹操交戰,田豐向袁紹勸諫,認為進攻許昌的時機已經失去,“徐州已破,操兵方銳,未可輕敵”,應當持久為計。袁紹向劉備詢問,劉備卻以大義為借口,勸袁紹興兵,如不興兵,便是“失大義”。田豐仍然堅持己見,一意勸諫說“若不聽臣良言,出師不利!這句話嚴重激怒了袁紹,將田豐下獄。

這個情節挺值得細究。劉備難道不知道田豐的戰略計劃是正確的嗎?但如果曹操和袁紹互相和平相處的話,兩方都會越來越壯大。劉備以“大義”為借口勸說袁紹出兵,也是夠狠的,這是“驅虎吞狼”,坐看二虎相爭,兩敗俱傷。

七、獄中上書

袁紹興兵,率大軍往官渡進發。在獄中的田豐卻再次向袁紹上書勸諫,“今且宜靜守以待天時,不可妄興大兵,恐有不利!

政敵逢紀趁機向袁紹譖言,說田豐出言不祥,袁紹一怒之下,差點下令斬了田豐,被眾人勸止,但兩人矛盾已經很難調和了。

八、冤死獄中

在《三國演義》的第三十一回中,袁紹官渡兵敗,羞怒之下,賜死田豐。

袁紹兵敗后,損失慘重,回想起田豐的屢次勸諫,心中悔恨未從其計。但逢紀又來說壞話,說田豐在獄中聽到袁紹兵敗,開懷大笑。袁紹勃然大怒,派人去獄中賜死田豐。

田豐在獄中得知袁紹兵敗,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他了解袁紹性格“外寬而內忌,不念忠誠”。如果得勝而歸,還能寬赦;戰敗則羞,必定拿別人出氣。“吾不望生矣!”使者赍劍而至,田豐自殺。

要說田豐這個人確實是大才,他具備著高超的戰略眼光,謀劃深遠。他也知道袁紹的脾性是“外寬而內忌,不念忠誠”,但仍然堅持勸諫,據理力爭,“剛而犯上”,導致了自己的最終悲劇。

智謀智謀,做為謀士,光有“謀”是不夠的,必須還要有“智”。什么是“智”呢?“大丈夫生于天地間,不識其主而事之,是無智也!所以說,田豐是個優秀的謀士,但卻不是個能堪破主君之心的智者。

結論:田豐之謀,可謂上上等;田豐之智,可謂下下等。遠不及諸葛亮、郭嘉、賈詡和司馬懿。

3

豹眼認為,不應該厚古薄今,也不應該厚今薄古。任何一個在歷史上留下姓名的人,都不是一般的人物。

豹眼也喜歡三分天下,就漢末三國時期的智囊人物,可以分為三流九等:

第一流的謀士,起碼在戰略層面有自己獨到的見解,并有所建樹;

第二流的謀士,僅在戰術層面有所作為;

第三流的謀士,成就較小,甚至在歷史上沒有留下姓名,但他們也是龐大的、客觀存在的群體,共同影響著歷史的走向,也算是無名英雄,這個就無法詳細的述說了。


在一流謀士團隊中,又分為三等:

其中像諸葛亮、荀彧、賈詡、魯肅這樣具有戰略家稱謂、而且具有杰出成就的政治家,可謂一流一等的謀士級別;

而像郭嘉、龐統、沮授、廖立這樣具有戰略眼光,但由于過早病逝或者其戰略得不到實施,因而歷史影響稍遜一籌,只能是一流二等的謀士,畢竟還需要以成敗論英雄。

至于田豐等人,也就在一流的二等、三等之間,雖稱不上一流一等的戰略家,但作為超級謀士,應該是名副其實的。


清代陳澹然的《寤言二遷都建藩議》說:

"不謀萬世者,不足謀一時;不謀全局者,不足謀一域。"

這是作為戰略家基本的要求,三國田豐的謀略,具備了全局戰略觀,他應該進入一流謀士的行列。


興平元年(195年),漢獻帝輾轉流亡回到河東地區,沮授進諫袁紹奉迎天子,遷都鄴城,挾天子以令諸侯,畜士馬以討不庭。

這就是戰略層面上的謀略,袁紹本打算接受,但淳于瓊等人認為復興漢室太難,而且迎立獻帝會削弱自己的決策權,袁紹于是拒絕了沮授的建議。

次年,建安元年(196年),曹操采納了荀彧的建議,奉迎天子到許都,成功的挾天子以令諸侯。


看到了這個戰略的重要意義,但不能成功勸說主公采納,這本身就是不足之處,也就是沮授與荀彧差距所在。





據裴松之注《董二袁劉傳》引《先賢行狀》曰:

“(豐)勸紹迎天子,紹不納!


田豐也曾經勸說袁紹奉迎天子,但袁紹依然沒有采納。這說明田豐與沮授一樣,具備了戰略眼光,但缺乏促成這一戰略施行的能力,這本身就是差距。

諸葛亮隆中對就提出了三足鼎立的戰略構想,劉備至死都抱著不放,這就是諸葛亮的高明之處。


曹操奉迎天子之后,開始以天子的名義對袁紹喝五吆六,袁紹這才知道了控制天子的好處,就想把獻帝接到鄄城,但曹操不干。

這時,田豐就對袁紹說,既然這事商量不成,那就干脆直接進攻許都,把獻帝搶到手,以便號令天下,但袁紹沒有采納。

田豐只能獻計袁紹,先消滅公孫瓚 、平定河北再說。袁紹采納田豐建議,平定了河北,虎踞冀、青、并、幽四州。


從這個過程看,田豐的謀略具有靈活機動性,但也說明了其缺乏戰略定力。

《獻帝傳》曰:

紹將南師,沮授、田豐諫曰:"師出歷年,百姓疲弊,倉庾無積,賦役方殷,此國之深憂也。宜先遣使獻捷天子,務農逸民;若不得通,乃表曹氏隔我王路,然后進屯黎陽,漸營河南,益作舟船,繕治器械,分遣精騎,鈔其邊鄙,令彼不得安,我取其逸。三年之中,事可坐定也。"

袁紹平定河北以后,準備南征,沮授、田豐進諫說:“連年征戰,百姓疲憊不堪,應該休養生息,積極備戰。分派騎兵騷擾南方,讓曹操疲于應付,不出三年,大事可定!

但袁紹沒有采納,卻聽從了郭圖等人的速勝之計,發動了對曹操的征戰。


當時,徐州劉備反叛曹操,曹操帶兵平叛,田豐建議袁紹立即出兵,趁許都空虛偷襲曹操。袁紹以孩子生病為借口,拒絕出兵。

這件事看出,田豐具有洞察局勢的能力,但也說明其局限性,缺乏戰略定力。


既然建議袁紹不要急于發動戰爭,就不該鼓動袁紹再偷襲許都。


一個頂級謀士,不僅要洞悉時局而能及時提出相應的對策,更重要的是設法讓主公采納這一建議,并付諸行動。得不到采納,等于沒說,甚至不如不說。


田豐成不了一流一等謀士,就在于不能準確的了解袁紹的戰略意圖,不能把自己的戰略思想變成整個集團的戰略行動。


就田豐人生選擇來看,起碼有兩點是不足的:


第一,荀彧、郭嘉都首先投靠過袁紹,但認為袁紹境界不夠,不能成就大事,因而背棄而去。但田豐卻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一直跟著袁紹在混。

在初期,田豐的話,袁紹還能聽得進去,田豐還能起到作用。但到了后期,面對曹操這樣的對手,袁紹已經跟不上了,田豐也就失去了作用。


第二,應該說田豐的戰略眼光還是可以的,但不能說服袁紹采納,這也是其不足之處,也反映田豐能力不足。

更何況在袁紹拒絕接受田豐建議之后,還說三道四,這更是作為謀士的大忌,其最后被袁紹處死,也不算冤枉。


作為決策者,袁紹有自己的考慮,一旦袁紹做出了決策,作為謀士的田豐就不該再有抵觸行為,而應該積極協同做好實施,起碼保持沉默。


因此,豹眼認為,田豐可算是一流謀士,但不能進入一等行列,最多是二三等的級別。

或許有人會說,田豐很高明,是因為袁紹太菜的緣故。

其實,田豐跟隨太菜的袁紹打工,本身就說明了田豐與荀彧、郭嘉等人的差距。

荀彧被迫自殺,那是沒有辦法的辦法,與田豐被殺還不一樣,田豐連自己的命都保不住,這本身就說明他不是頂級謀士。



至于袁紹全聽田豐的問題,是假設的歷史問題,豹眼就不做詳細的分析了。如果袁紹能聽田豐的,那袁紹也就不是袁紹了。

如果袁紹的境界高于或者起碼與曹操一樣,那么,荀彧、郭嘉等人也不會背棄袁紹而去,袁紹在荀彧、郭嘉、沮授、田豐等人的輔佐下,挾天子以令諸侯,那還有曹操啥事呢?

袁紹不僅能夠擊敗曹操,也很可能一統天下,但那個袁紹還是后世看到的那個袁紹嗎?



4

田豐在袁紹軍中的作用,就如同郭嘉在曹操軍中的作用一樣,是屬于謀主一類的人。他原本是漢朝的御史大夫,因為看到世道黑暗,回家隱居。后來有感于王室暗弱,有心匡扶漢室,才接受袁紹的聘請,擔任了袁紹的謀士。在袁紹征討公孫瓚的時候,田豐給袁紹出謀劃策,為打敗公孫瓚出了了大力。


但是,在官渡之戰前,田豐卻被袁紹關了起來。表面原因是袁紹不聽田豐的意見,田豐這個人的脾氣又是剛而犯上,讓袁紹忍無可忍,關押了起來。這樣一來,袁紹就失去了他最有才干的謀士。曹操在官渡之戰時聽說田豐沒有來,高興的說自己肯定贏了。果然,袁紹在官渡之戰中遭受了慘敗。

曹操在官渡之戰后說,如果袁紹戰前接受了田豐的建議,天下的事情還不知道會怎么樣呢。而袁紹的手下也都哭著說,如果田豐在,就不會遭受這樣的慘敗。而袁紹感到沒臉見田豐,就干脆殺了他。


但是,我們看田豐在官渡之戰前的兩個建議,真的按照他的建議,就能夠打敗曹操嗎?如果不按照他的建議,就一定會失敗嗎?

田豐的第一個建議是襲擊許都。在當時,劉備占領徐州反叛曹操,曹操率領軍隊去討伐劉備。田豐找袁紹建議,要求袁紹馬上出兵襲擊許都,這樣就能夠讓曹操退無所歸,必然敗亡。袁紹說自己的小兒有病,無心出兵。田豐因此氣得用手杖擊地大罵。

田豐的第二個建議則是要求袁紹不要發動官渡之戰,穩重待機,穩定內部,發展生產。同時派精兵不時去襲擊曹操的地盤。這樣三年后,曹操可以不戰而定。


如果你是袁紹的話,會怎么看待田豐的這兩個建議?我想,你會和袁紹一樣,會認為田豐純粹是無理取鬧。他的這兩個建議自相矛盾,一個是要速勝,一個要持久,讓人如何取舍?而且,我們看一看田豐提建議的時間。

田豐提第一個建議的時候是在袁紹發動官渡之戰前的半個月的時候,當時袁紹正在進行戰役的準備。在這個時候,田豐要求派精兵去襲擊許都,這是袁紹很難做到的。袁紹在一片混亂里,怎么樣才能抽調兵力去執行田豐的建議?而且曹操也不傻,他走的時候把荀彧留在許都,不可能事先沒有準備,留下一座空城。


如果袁紹采納了田豐的建議,攻打許都,很可能會出現這種情況,他的精銳攻城不下,遭到回師的曹軍的夾擊,被迫撤回,空忙一場。還打亂了袁紹出兵的部署,耽誤了下一步戰役的進行。

那么田豐的第二個建議是在什么時候提出來的呢?是在袁紹已經將軍隊組織好,準備發動戰役的時候提出來的。這個時候,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大軍已經準備出動,因為田豐的一句話,十萬大軍的行動就取消了。這可能嗎?所以,在袁紹的眼里,你田豐哪里是提建議,你是故意搗亂來了。最后在田豐發脾氣的時候,袁紹以阻撓大軍行動的罪名關押了他。這個罪名其實田豐當之無愧。


就算是采納了田豐的建議,休養生息三年也沒有把握打敗曹操。曹操自己都說,只是不可知,而不是自己必敗。這樣白白送給曹操三年休養生息的時間,對戰爭的難度反而是升高了。

我們從戰役的過程看到,如果沒有許攸的投降,曹操必敗。這樣,我們也可以得出結論,官渡之戰不采納田豐的建議也會打贏。

那么,田豐向袁紹提建議的動機就很可疑了。他不是為了袁紹出主意,他的根本目的還是為了保存漢室。他的出仕袁紹的本意就是匡扶漢室江山,但是在袁紹統一北方四州后,露出了本來面目,要代漢自立。他讓手下耿包寫信試探大家,看到大多數人不贊成,這才暫時作罷。


田豐對此當然是反對的,他知道袁紹攻下許都,控制漢獻帝后,肯定要篡漢。為了推遲那一天的到來,田豐才采取了這種手段。也正是這個原因,袁紹才不信任他,最終殺了他。

我是歷史笑春風,歡迎大家關注我,多提寶貴意見,謝謝。

5

漢朝實行舉孝廉選拔官吏,大家為了舉孝廉做官,什么花樣都能想得出來。有人為了體現自己孝順,借高利貸給雙親置辦陪葬,這就是為啥漢朝大墓寶貝特別多的原因,曹操都沒管住自己的手。

可是田豐這個人為了體現孝順,做法就很特別了。在守孝期滿了以后,他選擇笑不露齒以此表達自己的喪親之痛。結果導致他名聲大噪,老家到處都是在吹噓他孝順的,因此他就這么稀里糊涂地做了官。

早年田豐跟著冀州刺史韓馥后面混,在袁紹奪取了冀州以后,田豐就跳槽到了袁紹這兒當軍師來了。不過這位田豐,基本可以斷定是三國故事里最不受待見的軍師了,因為他的計策,總是被袁紹給否定了。


一、看看袁紹否定了田豐哪些計策。

  • 第一計,攻占許昌,奪取天子。

漢獻帝流落四方的時候,誰也看不上?墒撬徊懿俳幼咭院,天下諸侯都傻眼了。因為曹操一下子就從三流軍閥,成為了大漢丞相。

坐擁青幽并冀四州的袁紹,只能在旁邊流哈喇子,卻無可奈何。每次曹操以漢獻帝的名義,給袁紹發詔令的時候,袁紹都會緊張得汗流浹背,生怕有什么壞事兒發生。

于是袁紹就勸告曹操,許昌這個地方低洼潮濕,要不把天子搬到甄城來好了。曹操嘿嘿一笑:袁本初,你當我傻!誰不知道甄城是你的地盤呢?

這個時候田豐勸告袁紹:主公,千萬不要跟曹孟德客氣,拿下許昌,奪取天子,這才是正經事,到時候挾天子以令諸侯的人,可就是主公你了!

袁紹聽了這話,連連搖頭。因為他沒有理由攻打天子所在地,再說了曹操是他昔日的發小,大家暫時還沒有很明顯的利益沖突,他可不想成為眾矢之的。


  • 第二計,偷襲曹操,蕩平北方。

劉備當時也想在北方混出點名堂來,于是他帶著自己的一幫馬仔,前來相助徐州牧陶謙對抗曹操。結果陶謙便把徐州牧的重擔交給了劉備。

劉備這屁股還沒做熱乎,呂布就跑來把他拱到了縣城小沛。這可把劉備氣壞了,于是他聯絡上曹操,合伙把呂布給收拾了。

但是聯絡上曹操的壞處是,徐州就這么成了曹操的地盤。劉備心里氣不過,于是在取得曹操信任以后,帶著曹操的人馬把曹操的徐州刺史車胄給滅了,從而重新攻占了徐州。

這個時候曹操勃然大怒,二話不說就帶兵去滅劉備了。田豐一邊讀報紙一邊笑出了豬叫聲。他立刻跑去告訴袁紹:主公!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現在偷襲曹操的大后方,一眨眼功夫,整個北方可就都是你們老袁家的了!

田豐說紹曰:“與公爭天下者,曹操也。操今東擊劉備,兵連未可卒解,今舉軍而襲其后,可一往而定。兵以幾動,斯其時也!苯B辭以子疾,未得行。豐舉杖擊地曰:“嗟乎,事去矣!夫遭難遇之幾,而以嬰兒病失其會,惜哉!”紹聞而怒之,從此遂疏焉。---《后漢書》

可是這個時候袁紹在干嘛呢?原來他的小兒子生病了,他表示沒有心情打仗。這可把田豐給驚呆了,差點沒罵出來。


  • 第三計,建議打持久戰,結果被關了起來。

錯過了這么好的機會,田豐差點沒吐血。但是沒辦法,自己只是個打工的,董事長不點頭,啥業績都不可能干得出來。

等到曹操擊敗了劉備以后,袁紹小兒子的病也就好轉了。這個時候劉備也已經跑路到了袁紹這兒,為了給自己報仇,劉備從早到晚一直在勸袁紹去揍曹操。

袁紹終于提起精神要來揍曹操了,可是這個時候田豐再次站了出來,他表示:曹操已經緩過氣兒來了,現在不適合再進攻了。應該跟曹操打持久戰,我們地盤大,人口多,時間長了,自然能把曹操遠遠甩在后面。到時候再出擊,估計不用3年,曹操就沒戲了。

初,紹之南也,田豐說紹曰:“曹公善用兵,變化無方,眾雖少,未可輕也,不如以久持之。將軍據山河之固,擁四州之眾,外結英雄,內脩農戰,然后簡其精銳,分為奇兵,乘虛迭出,以擾河南,救右則擊其左,救左則擊其右,使敵疲於奔命,民不得安業;我未勞而彼已困,不及二年,可坐克也。今釋廟勝之策,而決成敗於一戰,若不如志,悔無及也!苯B不從。---《三國志》

袁紹聽了,不僅不覺得有道理,反而覺得田豐這家伙在搗亂。自己都在沙場秋點兵了,你小子還在這兒勸阻,這不是擾亂軍心嘛!于是田豐就這么被關了起來。


二、如果袁紹按照田豐的說法去做,他好幾次能占領大北方。

你們說田豐是不是有些點背?他出一個主意,就被袁紹否定一次。而且每次出主意,都是至關重要的事情。

所以說我奉勸那些打算跳槽的人才們啊,在跳槽前一定要了解一下自己能否在這家公司發揮才干,別到了那邊做什么都被否認,不光自己的時間被浪費了,還會讓自己充滿失落感。

田豐顯然就是這么個狀態,早年他在韓馥這兒,雖然沒什么發展,但是小日子過得還算順利,名聲也很好?墒堑搅嗽B這兒,各種被否定,恨不得跳起來抽自己老板兩個大嘴巴子。


出第一計的時候,曹操的實力還很弱小,當時還沒拿下徐州,所以說袁紹想要滅了曹操,問題是不大的。如果袁紹聽從田豐的建議,揮師奪取許昌的話,那他便可以挾天子以令諸侯了。至于曹操,大概率是翻不起什么大浪了。

出第二計的時候,曹操正在帶兵圍剿劉備,可謂是后方空虛。可惜袁紹的兒子病了,如果袁紹按照田豐的建議,袁紹偷襲曹操的老巢,那曹操可就無家可歸了!等到曹操再殺回來的時候,大概率也是戰敗,因為老巢沒了,所有供給都沒了。而且將帥士兵的家眷都在老巢中,彼時已經成為人質了。

出第三計的時候,曹操已經做大了,而且內部十分穩定。這個時候袁紹如果聽田豐的話,自己慢慢發展,找機會再偷襲曹操。那么時間長了曹操的發展勢頭必然不是袁紹的對頭。到時候袁紹再來消滅曹操,就輕松多了。

由此可見,袁紹如果聽了田豐的計策,至少三次可以奪取大北方的控制權?墒撬季珳实劐e過了,所以不怪他斗不過曹操了。


總結:田豐要真正聰明,早就該跳槽了。

其實田豐還不夠聰明,荀彧、郭嘉、荀攸這些人,在袁紹這兒混了一會兒就覺得袁紹不靠譜,于是果斷跳槽,這幫人是真的聰明。

再看看田豐,本來就是跳槽過來的,還認死理,非要輔佐袁紹到底。袁紹各種不聽自己的,田豐還是如此愚忠,何必呢?他是大漢天子嗎?

這就好比一家公司讓你整天996,工資特別低,你還整天被老板各種罵。你不跳槽干嘛?等到過年加班嗎?

袁紹打了敗仗回來以后,大家都覺得袁紹會重用田豐,田豐卻說自己死期將至了。因為袁紹是個小心眼,他回來以后立刻就把田豐給宰了。早知如此,當初你田豐干嘛去了?

參考資料:《三國志》、《后漢書》

6

每每談及三國歷史,袁紹都是最讓人著急的那一個。


曾經的漢末最強軍閥,坐擁四州之地,兵強馬壯,謀士如云,還頂著汝南袁氏四世三公這么一個大帽子。要知道,當時的袁氏作為東漢士族執牛耳者,即使被董卓所屠,但積累下來的名望底蘊還在,門生更是滿天下,可比劉備那個所謂的中山靖王之后值錢多了,號召力更是沒法比,即使是后來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也不敢說就能壓他一頭。

在擊敗死敵公孫瓚,斗垮弟弟袁術后,面對曹操,袁紹可以說是占盡天時地利人和,但他還是輸了,可謂是一副好牌打得稀爛。而曾經那一群追隨輔佐他的人,也被傷透了心。其中袁紹帳下謀士田豐,就是被袁紹給坑慘了。

田豐此人,絕對算是三國歷史上的頂尖謀士,其戰略眼光非常獨到,無論是平定公孫瓚還是對抗曹操,田豐的表現都是可圈可點。

但是他偏偏遇到了袁紹這么一個選擇困難癥患者,自己的獻策不被采納不說,最終還死在了袁紹這個自己主公手里。

官渡之戰之前,劉備反水曹操,曹操率兵征討。田豐獻計襲擊曹操的后方,可是袁紹并沒有采納。

建安五年,太祖自東征備。田豐說紹襲太祖后,紹辭以子疾,不許,豐舉杖擊地曰:夫遭難遇之機,而以嬰兒之病失其會,惜哉——《三國志》

而官渡之戰作為曹操和袁紹的大決戰,田豐是持反對態度的,因為當時曹操已經擊敗劉備,回師許都了,后方不再空虛。所以田豐主張以靜制動,在當時的情況下應當屯兵囤糧打持久戰,憑借著袁紹地盤人口的優勢,壓制并蠶食曹操。

可是袁紹不停,執意南下攻打曹操,然后輸了。最可氣的是,你袁紹不聽人家諫言導致失敗,不回來虛心請教不說,反倒是因為面子上掛不住,把人家給處死了。

說起來田豐還真夠冤的,早知道還不如學學許攸,去跟曹操混呢?

正所謂,良禽擇木而棲 賢臣擇主而事,田豐選擇袁紹確實沒選好,許多人也惋惜其遭遇。甚至有說法稱,如果當初袁紹聽了田豐的建議,曹操早就被滅掉了,而一統北方的也將會是袁紹了。

其實這個說法其實有待商榷,田豐遇人不淑,確實沒錯。但是他對于袁紹的成功失敗與否,還起不了那么大的作用。

田豐針對曹操的兩次獻計確實有一定道理,但是也不見得就比人家袁紹的選擇的高明。

首先,田豐讓袁紹趁曹操攻打劉備,后防空虛的時機,去攻打曹操。

袁紹之所以拒絕,第一是事發突然,來不及準備。第二是曹操早已經有所防備,出擊的成功率并不大。

從董承等人密謀衣帶詔事件東窗事發,到曹操攻打劉備,攻克下邳回來,其實不到一個月。而這段時間里,袁紹需要時間得到劉備反叛曹操的消息,需要時間判斷曹操出兵與否的真假,需要時間探明許都是否空虛。然后還得需要時間集結兵馬,調集糧草,規劃路線等等。最關鍵的是,這中間還有這黃河天塹,大軍渡河的準備工作,也是需要時間的。

等袁紹準備妥當,曹操早就打完了。

當然,袁紹并不是沒有行動,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時間,他就調兵向曹操發動了試探性的進攻。然而在延津渡口,被于禁給攔了下來。

劉備以徐州叛,太祖東征之。紹攻禁,禁堅守,紹不能拔——《三國志》

由此可見,曹操對于袁紹早有防備。事實上,除了延津渡口,曹操在官渡還布置了一道防線,即使袁紹拿下延津渡口,曹操也有時間回防,官渡決戰避無可避。

所以,田豐的建議可行性并不大,袁紹當時拒絕也在情理之中。所謂因為給小兒子生病就不出兵的說法,更多的只是一個借口而已。

而之后的官渡決戰,田豐苦勸袁紹不出兵,堅持以靜制動的謀略,其實并不適合當時袁紹的處境。

當時袁紹兵強馬壯,糧草充足,而且在曹操進攻劉備的時候,袁紹大軍已經乘機完成了集結和糧草準備,并且還在延津渡口和于禁打了一仗,算是堪稱了一番敵情。

此時的袁紹,無論是軍隊規模,還是后勤儲備,那都是比曹操有優勢的,他完全有理由打這一仗。

而如果此時不戰,無疑是夜長夢多,給予曹操發育的時間。當然,田豐說得也有道

理,袁紹有著地盤人口的優勢,他耗得起,就如同后來魏國和蜀國那樣,差距會越來越大。

但是,田豐忽略了當時袁紹集團的一個重要問題,那就是內部矛盾。當時的袁紹集團,其實分為三大勢力,一個是田豐、沮授為首的冀州派,背后還有河北四庭柱代表的軍方勢力。一個是南陽派,以審配、許攸、逢紀等人為首。還有就是潁川派,以郭圖為首。

三方勢力,爭權奪利,袁紹本身又是一個選擇猶豫癥患者,根本無法很好的協調或者說駕馭這三方勢力。

如果停止對外擴張,袁紹集團很可能會在內亂中土崩瓦解。當年官渡之戰后,袁紹雖敗,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實力并不輸曹操。但最終還是被曹操所消滅,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袁家內亂。

所以,從這個角度考慮,袁紹的選擇也不是沒有道理。不是說田豐不夠優秀,只是袁紹有他自己的考慮和安排。

而且袁紹疏遠田豐最為關鍵的一點原因,就是田豐是冀州派代表人物,而當時冀州派作為本土派系,背后有著冀州士族以及軍方勢力撐腰,給予袁紹很大的壓力。

歷史評價田豐“剛而犯上”,并不僅僅是因為田豐剛直的性格,更多的還有實力的支撐。袁紹本身是一個外來者,對于南陽本家的這些追隨者,比較親切。和冀州派走進,更多的是看重他們的力量。而在起穩坐冀州以后,他需要打壓冀州派系的實力,從而達到內部派系的平衡,他才可以更好的掌控。

這也是為何,田豐明明才華橫溢,謀略出眾,卻在后期處處遭到袁紹疏遠排擠。甚至于袁紹官渡戰敗后,也不是因為田豐嘲笑他而將其處決,他只是以此為借口,殺雞儆猴,震懾那些在他戰敗之后,蠢蠢欲動,甚至心懷異志的本土勢力。

畢竟,袁紹好歹是叱咤一時的梟雄,能在亂世之中打造出如此大的勢力,靠的絕不僅僅只是運氣。他的失敗,原因是多方面的。僅憑田豐一己之力,很難逆轉。

7

田豐論謀略的話,比劉備這邊孫乾簡雍之流,比孫權那邊顧雍諸葛瑾等人,比曹操手下荀攸程昱這些人要強,和郭嘉法正差不多,比諸葛亮,龐統,荀彧,司馬懿這些超級謀士差一些。

若論識人之明,選擇主公,處理人際關系的本事,則遠不及上述諸人。算是三國中有大才,卻未遇明主的悲劇人物。


如果袁紹全聽他的,至少可統一北方,三國沒曹操啥事。進可南征西討統一全國,退可固守北方成三分之勢。

為什么這么說?我們看看田豐都有哪些過人之處。

力主袁紹挾天子以令諸侯

這一戰略被曹操實施,效果顯著。事實證明這是很有戰略眼光的一招棋。不光田豐,沮授等人也有此建議,無奈袁紹未聽。

袁紹叛卒詣公云:“田豐使紹早襲許,若挾天子以令諸侯,四?芍各舛!薄东I帝春秋》

當時袁紹不論實力還是聲望都強于曹操,若能如此,曹操將非常被動。

獻計偷襲許昌

建安五年,曹操東征劉備。劉備與曹操乃當世并稱的兩大英雄豪杰,兩人火并,自然不是一時半會能分出勝負的。田豐看中機會,建議袁紹偷襲空虛的許昌,斷曹操后路,可一戰定北方。

結果袁紹說什么小兒子得病了,沒心情,放棄出兵機會。急得田豐不停用手杖擊地,打呼可惜。結果曹操擊敗劉備,實力大增,進一步鞏固勢力。

豐舉杖擊地曰:“夫遭難遇之機,而以嬰兒之病失其會,惜哉!”——《三國志》

官渡之戰獻持久戰拖垮曹操

袁紹南征曹操時田豐曾經建議袁紹和曹操打持久戰,固守河北,外結英雄,內修農戰。然后分兵襲擾曹操,使其疲于奔命,不得安生,不出兩年可擊敗曹操。沒必要冒險和曹操進行大決戰。

結果袁紹又不聽,田豐是個剛直的人,又勸諫,結果被袁紹關起來了。

最后結果證明田豐戰略正確,袁紹官渡一戰,輸得底褲都沒了。

軍皆拊膺而泣曰:“向令田豐在此,不至于是也!薄度龂尽づ崴芍ⅰ

袁紹兵敗而歸,惱羞成怒,將田豐殺了。

袁紹頂著袁氏四世三公的名頭,名聲大,號召力強,可以說是當時士林領袖。有如此人才卻不能用,失敗也就是的當然了。

8

田豐(?~200),字元皓,鉅鹿人,或云勃海人。豐天姿瑰杰,權略多奇。仼侍御史。因閹黨擅朝,棄官。

袁紹舉兵,重金招豐。首計勸紹迎天子,不納。后袁用豐計,平公孫瓉,豐為別駕。紹欲稱帝,田豐、沮授勸曰: "連年興師動眾,老百姓疲憊不堪,糧庫沒有積蓄,賦役繁重……注意農業生產,減輕百姓負擔……逐漸經營河南,多造戰船,繕修器械,分遣精騎,騷擾曹操的邊郡,讓他不得安寧,而我以逸待勞,不出三年,大事可定。"這是個極有戰略眼光的明智之策,可惜被紹棄之一閣,而采納審配、郭圖與曹決戰的方案。

官渡之戰前,豐建議乘曹操與劉備在南方徐州"鷸蚌相爭"時,襲取曹后方,紹稱兒子患疾不宜出兵,拒之。紹欲攻許昌,豐認為不妥,與曹只能打持久戰。

針對豐一貫唱反調,紹十分惱火,將他下獄囚禁起來。豐后曰: "若軍有利,吾必全,今軍敗,吾其死矣。事后紹十分后悔: "不用豐言,果為所笑。" 遂殺豐。

田豐一生懷才不遇,未遇明君,反投庸主,其志不展,反搭上一條性命。以田豐之才,當以郭嘉、賈詡齊名。倘紹納豐計,袁絕不會慘敗,至少官渡之戰還有勝算的可能。如紹再三不納其略,豐另棲他枝,后來結局又不一樣,至少不會丟掉性命。另一方面說明,豐不侍二主,忠臣矣。

9

您好!非常高興回答你的問題。

田豐可是說是袁紹手下第一謀士。盡管袁紹手下謀士非常多,沮授、許攸、郭圖、審配等人,但是這些人的謀略都不及田豐。我們來數一數田豐在袁紹手下出了多少謀略。

第一:幫助袁紹消滅公孫瓚

田豐隨袁紹出征公孫瓚,并且參加了非常著名的界橋之戰,袁紹和公孫瓚一戰的時候,田豐幫助袁紹勇敢應敵,并且出謀劃策鼓舞軍心,幫助袁紹打敗了公孫瓚,并且還吞并了公孫瓚的地盤。

第二:建議袁紹用持久戰術拖垮曹操

這個計謀也是比較高的,因為袁紹的地盤比曹操大,并且曹操當時四面都是敵人。呂布、張繡、袁術等,所以這個時候,如果和曹操打持久戰,將曹操慢慢地耗死,對袁紹還是非常有利的。

第三:挾天子以令諸侯

這個謀略,不僅僅是田豐提出來了,袁紹手下的其他謀士也提出來了,如果袁紹拿下了漢獻帝,那其他的諸侯將會非常被動。這個計謀也是相當高的!

第四:隨機應變,應對戰機

當曹操帶兵去打劉備的時候,田豐建議袁紹偷襲許昌。該打消耗戰的時候就打消耗戰,該偷襲的時候就要狠狠偷襲。這就是戰場的隨機應變,戰爭不是從頭打到尾的,中間有非常多的變化,田豐能夠準確捕捉到戰機,這點非常不容易!

以上四點的謀略可以看出田豐是位極其有頭腦的人,他是謀士也是智者,可惜他跟錯了主公!

最后田豐的結局比較悲慘,算到了袁紹打敗,然而本人冤死獄中。如果他跟了曹操,估計謀略不在荀攸、程昱之下,也許略遜于荀彧郭嘉之流。

以上就是我對這個問題的看法,希望題主能夠滿意。

參考文獻:《三國志》

10

三國中存在著無數的能人志士,他們有的功成名就,顯于世人,有的為國捐軀,無名于青史,我們都知道三國亂世最強的三個勢力是蜀魏吳三國,但是除了這三個國家之外,東漢末年還有著很多盛極一時的勢力,比如力壓關東的董卓,雄霸北方的袁紹,固守景象的劉表,甚至是雄踞中原的袁術。他們雖然失利于亂世,但是手底下依舊有著許多一頂一的人才。

巨鹿田元皓,天姿邁等倫。周朝齊八士,殷室配三仁。 直諫干袁紹,忠心救兆民?班道蝺人,黃土蓋麒麟。

昨朝沮授軍中失,今日田豐獄內亡。河北棟梁皆折斷,本初焉不喪家邦!

河北多名士,忠貞推沮君。凝眸知陣法,仰面識天文。至死心如鐵,臨危氣似云。曹公欽義烈,特與建孤墳。

以上是羅貫中對袁紹陣營兩位頂級謀士的評價,田豐田元皓、沮授沮音菹(本字取自魏志武帝紀)。這兩位謀士忠貞不二,對袁紹忠心耿耿,奈何袁紹聽信讒言,田豐遭下獄,沮授受排擠,官渡之戰余輩皆庸庸碌碌,這對袁紹官渡之戰的失利影響頗大。

田豐為人正直,剛正不阿,就像是李世民的魏征一樣,敢于直諫上級,不結黨營私,不徇私舞弊,但是袁紹不是李世民。田豐的性格導致他不討同僚的喜,不得主公的重用,但是因為他能力卓絕,袁紹在很多地方也不得不使用田豐。田豐一生進言多次,但是皆被袁紹拒絕,以后世的眼光看待,田豐的眼光頗為毒辣。

曹操迎天子入許都,挾天子以令諸侯,這時候田豐如是說“遷都的計策,既然不被采納,最好早點兒謀取許縣,接來天子,動輒假托天子韶令,向全國發號施令,這是最好的辦法。不這樣做,最終將受制于他人,那時即使后悔也不起作用了”,言語中肯,利害分明,但是袁紹沒有采納,錯失了袁紹爭霸中原的最佳時機。

曹操劉備徐州之戰時,田豐再次進言“同您爭奪天下的是曹操,曹操現在去攻打劉備,雙方交戰不可能很快結束,現在調動全部兵力襲擊曹操的后方,一去就可以平定!痹B卻推辭說兒子生病了,并不采納田豐的計策,田豐舉著拐杖敲擊地面說:“咳,大事完了!好不容易趕上這樣的時機,竟然因為小孩子生病喪失機會,可惜呵!”而因為這件事,使得袁紹疏遠了田豐。

官渡之戰前夕,袁紹準備出兵南下,田豐這時候再次諫言“曹操已經打敗了劉備,許都就不再空虛了。而且曹操擅長用兵,變化無常,人數雖少,不可輕視,F在不如長期堅守。將軍憑藉山嶺黃河的堅固,擁有四個州的人馬,外面聯合英雄豪杰,內部實行農耕用以備戰。然后挑選精銳部隊,分為奇兵,乘虛而入,襲擾河南。敵人援救右邊,我就攻其左邊;敵人援救左邊,我就攻其右邊,使敵人疲于奔命,人民不能安于本業,我們還沒有疲勞但對方已經困乏,用不了三年,安坐就可戰勝敵人,F在不用廟堂上穩操勝券的計策而想通過一次戰爭去決定成敗,萬一不能如愿以償,后悔就來不及了!边@一舉動更是激怒了雄心壯志,自命不凡的袁紹,憤怒的袁紹將田豐打下大牢。

果然如田豐的預言,袁紹官渡兵敗,田豐更是預言了自己的死期,放棄了逃命的機會,欣然受死。田豐對袁紹進攻曹操的任何諫言,如袁紹采納其一,那么曹操就不會如此輕易的贏得天下,田豐的能力毋庸置疑,奈何有一個庸主袁本初罷了。

你的回答

單擊“發布您的答案”,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