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這個問題,對于趙匡胤來說,實在是太難了!這就好比什么樣的問題呢?你住在20平的單間里面就已經夠憋屈的了,但是遇到一個人就問你,你咋不買個別墅呢?扎心!老鐵!要是能買起別墅,誰住單間!

沒有天險的開封,在宋遼對峙期間位置有多尷尬?

通常情況下我們稱呼為南京為六朝古都,其實這六個在南京定都的朝代都是極為短命的,而開封更有意思了,開封號稱八朝古都,比南京還多兩個。定都在開封的朝代,除了先秦時期的夏和魏國,主要是五代時期的幾個朝代,五代一共是五個朝代,平均每個朝代只有十年左右,其中四個朝代定都開封,你說定都開封有多短命。

更為重要的是,從秦始皇建立秦朝以來,開封這個地方和南京一樣,它沒有產生過大一統的全國性政權。

當然,這都是形而上的問題,真正落實到具體當中,在地理位置上,開封就不占優勢,開封在黃河以南,緊鄰黃河,而黃河以北是太行山以東的大平原,游牧民族想要南下,幾天就能打到黃河邊,沒有多少天下可守,渡過黃河,開封就得掛白旗。

這并非憑空想象的橋段,靖康之恥的時候,大概就是這樣的劇情。

靖康之恥之前,其實已經有過很多次預演,每次遼軍壓境,都會興起一場遷都之爭,仁宗時期,樞密副使富弼在總結宋朝對西夏作戰屢戰屢敗的時候,就提出建都開封是拖累的論斷,認為開封“所謂八面受敵,乃自古一戰場耳”,北宋滅亡后,很多人史學家都認為靖康之恥的發生,就是因為北宋定都在開封,沒有一條可守的防線。

對于古代中國的政權來說,能夠侵入的敵人主要來自北方,北宋最大的敵人就是遼國,然而有一個擺在眼皮底下的殘酷事實是,遼國已經立國五十多年。開封這個尷尬的地理位置,在宋遼開戰時,太過于被動。

所以,北宋定都開封絕非明智之舉。

為什么天下人一致認為,長安、洛陽建都就一定比開封要好?

前面已經說了,在宋朝時期就已經不斷有人質疑開封建都存在的問題,那么,他們都認為哪里好呢?

范仲淹曾經說過:“洛陽險固,而汴為四戰之地,太平宜居汴,即有事必居洛陽!狈吨傺偷拿暣蠹覒摱际锹犝f過的,他除了在文學上有很大的造就,最大的造就還是在政治上,他的這種和平時期都開封,戰爭時期都洛陽,還是比較有前瞻性的。

當然,除了政治家外,就連文學家秦觀都能出來指點一二,他曾經表示:“臣聞世之議者 ,皆以謂天下之形勢莫如雍(長安),其次莫如周(洛陽),至于梁(開封), 則天下之沖而已,非形勢之地也!

還是從形而上來說,長安和洛陽相比于南京的六朝古都,開封的八朝古都,那更是十三朝古都,而且都是貨真價實,實實在在的都城,洛陽號稱建都1500年,先后105位帝王在此定鼎九州,而長安也是建都1200年。中國第一個大一統的政權就是從長安誕生的。

這個建都歷史實在是太偉岸了,仿佛就是要是在長安和洛陽建都,這個朝代要不抗個二三百年,那都是開國皇帝上輩子把敬老院給炸了,壞事做絕了,才有這樣的報應。

具體到實際當中,還是地理位置上的原因,從地理位置上來看,“洛陽坐擁山川之險,四周群山環繞,東有成皋,西有崤函,北通幽燕,南對伊闕;同時又有黃河天險,足以抵御北方的威脅”。這個位置,相對于開封來說,自然要好上那么一丟丟。

要說長安自然就更好了,不僅有洛陽作為一道屏障,關中地區本來就較為封閉,要打進關中平原,只要坐在長安的統治者不是傻叉,別人根本就進不來。

洛陽和長安地理條件那么好,趙匡胤為何沒有遷都到那里?

這就是“小孩沒娘,說來話長”了,長安和洛陽在五代之前的唐朝還是東西二都,但是唐朝的氣運太盛,硬是把這兩個城市的帝王氣給榨干了,從唐朝之后,還真就沒有在長安和洛陽建都的。

當然,這是有點迷信了,說歸正傳,造成唐朝中后期以及五代十國混亂的局面,最早可以追溯到安史之亂,安史之亂的時候,也就是坐在長安的那個傻叉李隆基瞎指揮,讓叛軍打進了長安。

經歷安史之亂到五代十國的戰亂,不但長安和洛陽早就殘破不缺了,北方經濟也遭受巨大的破壞,再想要在長安和洛陽建都長安,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實際上,從魏晉南北朝時期開始,南方就開始得到迅猛發展,到安史之亂后,經濟重心已經出現南移的趨勢,國家稅負主要就是依靠南方地區。

中古古代定都哪里,哪里就極度發展,需要從天下征收大量的糧食在供應,早在隋唐時期,糧食就需要從南方運來,因為水路能將糧食運送到洛陽,所以洛陽的地位逐漸超過長安。

而經歷五代之后,黃河改道,從南方運送到洛陽的水路已經行不通了,北宋的運糧路線,就是從南方過揚州,經過通濟渠運到開封,如果想要再往洛陽乃至長安運,就得仰仗陸運,那就太費勁了。

所以,北宋開國的時候,不得已的情況下,只能沿襲五代以來的定都傳統,繼續定都開封,當然,針對這個定都缺陷,趙匡胤也講過,等將來國家太平,國都還是要西遷的。

當然,這個想法最后也是無法實現的,因為戰事一起,從北南下的游牧民族切斷南方向上游的漕運供給線,那只有乖乖就擒的份了。

北宋建都開封的無奈與悲哀,你聽了都得上火

北宋的難,主要還是因為戰事,因為宋朝建立的時候,并未完全統一,如果要是建立了統一的政權,那在哪里定都都一樣了。

趙匡胤建立北宋,是篡后周的位登基的,當時不要說遼國沒滅,就是南方還有南唐等政權存在,宋在建立之初就面臨兩個抉擇,是往北打滅了北漢和遼;還是沿著長江流域往南打。

往北打,難度較高,收益也很高,勝利的話,可以一勞永逸,不過失敗的風險也很大,一旦失敗,有可能被反殺,傷及國本;如果往南打,就比較容易了。

趙匡胤是一個比較保守的人,最后還是選擇了往南打,想要來一個先易后難,等到把南方統一之后,待到北方局勢出現變幻,一舉北上,天下也就定了,結果沒等到自己北上就掛了,最難啃的骨頭也就留給了后代。

歷史上都懷疑是趙光義殺了趙匡胤篡位而登基,其實我個人感覺還是趙匡胤傳位給趙光義的概率大。

為什么這么說呢?從即位傳統上來說,五代十國時期,因為幼主登基而被人篡位的政權比比皆是,趙匡胤也是這樣篡位的,所以他十分擔心再次出現這樣的局面,另一方面,當時的北宋外部環境并不是太好,前面說到的,北方的問題還沒有解決,南方其實也有一堆破事,這個時候,北宋還是需要一個強權式的人物,從這一點來說,趙光義非常適合。

趙匡胤能夠登基,很大程度上還是來自趙光義的支持,北宋建立后,趙光義多次南征北戰,戰功赫赫,趙匡胤把政權交給趙光義,很可能是希望其能夠有更大的一番作為。

趙光義登基之后,也沒有含糊,在武功上的確很積極,即位第三年后就揮師北上擊敗北漢,更是打退了遼國的援兵。北宋也迎來了全國形式上的統一。

隨后,趙匡胤借滅北漢之余威開始北伐,結果在親臨戰場的趙光義不但戰敗,還中了一箭,據說趙光義的死,也是因為這一箭。

經過多年之后,趙光義再次發動雍熙北伐,結果大敗而歸,不是說宋代的統治者沒有進去之心,實在是開國的這兩場仗敗的太窩囊了,經過這兩仗,宋朝對遼政策就由進攻變為防御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北宋陷入一個無法遷都的死循環,為什么呢?

因為想要防御遼國的軍事威脅,必須要大量養兵,太祖趙匡胤開國的時候只有20萬進軍,結果到太宗趙光義的時候,就擴充到66萬,到宋仁宗的時候,已經達到125萬。

這么多軍隊駐扎在開封附近,自然需要更多的糧草,這就導致更加依賴漕運,更沒有任何向洛陽和西安遷都的可能了。

史論縱橫說:

總結起來,北宋建都開封一定程度上加劇了宋代的危機,而這種危機的不斷發展,反而使得建都開封形勢更加險峻。

當然,宋朝也一直在加強對開封的防御工事,到北宋末年的時候,開封已經形成大宋最北部最堅固的軍事城堡,頗有點明朝建都北京時,“天子守國門”的氣魄,假如北宋不建都開封,或許遼國早就渡過黃河,將大宋政權徹底攆出中原。

實際上,北宋最后的滅亡,并非單純亡于地理位置的因素,更多的是政治、經濟、文化等各方面因素導致的北宋政權不得不亡的事實,如果說北宋敗于金,倒不如說是敗給了自己。

長安、洛陽的確有天險加持,依然沒有拯救唐朝的衰落,想想開元盛世時的唐朝有多偉大,然而安史之亂爆發后,叛軍依然打進長安,差點徹底終結了唐朝,可以說統治者的無能加上朝局的腐朽才是一個王朝倒塌的關鍵所在。

最佳貢獻者
2

北宋的建立者趙匡胤,生于五代后唐,是洛陽人。他的父親趙弘殷出自于涿郡趙氏,也一直在中原王朝的后唐、后漢、后周任職。所以,趙匡胤本身就是一個出自于中原王朝武職世家的武將。

唐王朝滅亡之后出現了一個分裂割據的時期。以中原地區為核心疆域,先后出現了五個政權,就是合稱“五代”的后梁、后唐、后晉、后漢、后周。而當時的情況,除了中原政權之外,尚有很多政權與其并立。五代十國后期,也就是北宋建立之前,與中原政權并立的政權還有:南方的吳越、閩、南唐、楚、南漢、南平、后蜀、大理;北方有遼、黑水靺鞨、蒙古;西邊有吐蕃諸部、河西回鶻、西州回鶻、蔥嶺西回鶻。

北宋脫胎于后周,后周的疆域東到山東,西到陜西的渭水流域,北到河東代州,南到淮水、漢水流域。后周的都城在開封,北宋承襲了后周仍以開封為都城。而實際五代政權更替之間也經歷了一個都城從“洛陽”逐漸遷移到“開封”的過程。

唐王朝被其宣布軍節度使朱溫所滅。朱溫的勢力范圍在宣武鎮,宣武鎮包括汴州、宋州、潁州、亳州四州之地,治所在汴州開封府。所以朱溫建立朱梁之后,以自己勢力最大的地區開封為都城。同時后梁是兩京制,東京開封府,西京洛陽。一是因為河南地區也是朱溫的勢力范圍;二是因為洛陽曾是唐的神都,有利于震懾和安撫。

李存勖滅后梁以續唐祚之名。本來出自于河東集團的李存勖勢力在河東晉地,也不在宣武鎮;谝陨显,后唐以洛陽為都城。

后晉滅后唐,初以洛陽為都城。石敬塘原來也是太原留守、河東節度使,在太原稱帝再利用契丹的力量入洛陽滅后唐。后晉國力弱,只存在了十一年,在洛陽無法立足,遷都于開封。石敬塘也曾在汴州任宣武軍節度使。

后來的后漢、后周都以開封為都城。在這種情況下,后周重臣趙匡胤奪后周國祚,也沒有再遷都城。趙匡胤自己勢力其實也是在開封。他追隨柴榮,柴榮在后周建立后為開封府尹,趙匡胤做的就是開封府馬直軍使。柴榮登位后,趙匡胤就負責掌管禁軍。

北宋建立后趙匡胤要忙著收拾南唐、后蜀、南漢等等割據政權,也沒有機會遷都。其實趙匡胤也是曾經想遷都洛陽的。但是當時并沒有得到朝臣擁護。開封是五代以來勛臣積蓄得益之地,故舊不愿離開。趙匡胤在北宋初采取的也是對前朝懷柔的政策,內憂外患重重,也確實是無力遷都。

3

北宋定都開封,其實在當時是最恰當的。

1、開封在先秦就曾是魏國首都,魏國在馬陵之戰之前一直是碾壓周邊各國,從來沒有人說開封不適合作為國家首都。

2、開封從興元元年(784年)李希烈占據河南以開封為首都稱帝,后來朱溫更是以此為中心逐漸削平各路諸侯取代唐朝建立起后梁政權。這說明開封地處天下之中,無論是割據一方還是稱雄天下都很不錯。

3、五代時期除了后唐都以開封為首都,而且五代時期幾乎都是“吊打”周邊藩鎮甚至“吊打”周邊游牧民族。北宋也是以開封為首都,逐漸結束藩鎮割據局面。

4、開封在宋朝地處大運河中心位置,如同隋朝時期的洛陽,定都開封無論是從經濟上考慮還是從地理位置上考慮都明顯優于已經衰敗的洛陽更優于偏安西北的長安。

5、宋朝之所以“積貧積弱”,關鍵不在于定都開封,而是過早“杯酒釋兵權”,使得宋朝軍隊失去能征慣戰的軍事骨干。宋朝“崇文抑武”,也嚴重導致宋朝軍人地位卑賤,軍營難以吸引熱血青年從軍報國,最終導致軍事力量脆弱,這才被少數民族政權“吊打”。

4

簡單來說,形勢比人強。

北宋定都開封的確帶來了許多弊端,首先北宋沒有足夠的動力去開發并經營西域,導致西夏崛起;加之燕云十六州一直未被收復,宋朝受到西面和北面的壓制,生存空間很小,只能花錢買和平。

其次開封地處平原,一馬平川,又是四戰之地,無險可守,北境防線一破,敵軍兵臨城下的難度并不大。

那么,宋太祖趙匡胤為什么沒有遷都長安或者洛陽,而是一直待在開封呢?

這個問題得從兩個方面來看,一是長安洛陽被放棄的原因,二是開封被選中的理由。

長安曾是漢唐故都,而這兩朝,都曾興盛無比。長安占據地利,關中金城千里,憑借山河之固退可以守,雄踞上游之勝進可以攻,按理說,長安應當成為定都首選,但在當時,長安的定都環境已經基本喪失。

長安歷史上受到過多次洗劫和焚毀,如三國時期,董卓死后的軍隊混戰,幾乎將整個城市摧毀,唐朝更是夸張的“國都六陷,天子九遷”,長安城遭受的劫難非常多,唐末黃巢和朱溫再添兩把火,北宋初年,長安城基本沒了,哪還有個都城的條件?

不過沒有條件可以創造條件,城池毀壞并不是無法定都的決定性條件,氣候變化導致的種種后果才是。

一個龐大王朝的都城,其人口必然是龐大的,這么多的人居住在都城中,都城的糧食等各種物資都要有足夠的供應,不然何以維持都城的繁榮?

在隋唐之前,長安地區氣候溫暖、降水量大,有很多河流,不僅適宜發展農業,還有充足的水路漕運運輸糧食和各種物資,保證都城的供應。

然而從唐朝開始,長安周邊的氣候惡化,降水量減少、糧食產量減少、河流干涸,原本的水路變成了陸路,或許你會認為陸路也可以運輸,可古代不比現代,別說沒有高速公路,就是普通大路都少,陸路運輸代價極大,根本無法維持長安城的巨量供應。

水路一堵,長安作為都城的意義就很低了。

再看洛陽,洛陽也是漢唐故都,而且洛陽地處河南,更接近國土中心,便于輻射四方,又是隋唐大運河的核心,能夠源源不斷地通過漕運獲取南方的糧食等物資,最重要的是,趙匡胤本人就出生于洛陽。因此,洛陽成了開封最為有力的競爭對手。

洛陽與開封的較量從唐末就開始了,朱溫挾持唐昭宗遷都洛陽后,毀掉了長安城,從此長安再也沒當過首都。

朱溫雖然逼迫唐昭宗遷都洛陽,但唐朝的政治中心已經轉向了朱溫的老巢,那就是宣武節度使的駐地汴州,即后來的開封。在三年后篡唐的時候,朱溫將都城定在汴州,并升起為東都開封府,但洛陽的地位也不低,是后梁的西京。

論起漕運,開封比洛陽還要便利,尤其在五代時期黃河再次改道后,南方物資運往洛陽要逆流一段黃河,開封則不需要,不過運輸優勢跟都城方位優勢誰更重要?五代各朝都有不同看法。

在五代的數十年間,洛陽和開封的地位幾經反復,僅僅后梁,907年定都開封,909年遷都洛陽,913年遷還開封。923年后唐滅后梁,遷都洛陽。938年,剛建立的后晉又定都開封。此后的后漢和后周,也都定都開封,后周還修建了新城,地位越發穩固。

北宋作為繼承后周的朝代,繼承都城也是一項重要事務,從后來的事件來看,北宋沒有遷都洛陽,更多的還是因為政治考量。一是定都開封有些久了,權貴的利益可都在開封,不是說動就動的;二是遷都后,開封府尹趙光義干什么呢?

在剛建國的時候,第一個因素更重要,而且天下仍處于割據狀態,貿然遷都不利于國家穩定,這時候也沒誰提遷都之事,但當北宋把后蜀、南唐、南漢等一一剪除的時候,趙匡胤興起了遷都的念頭。

政局逐漸穩定,皇帝的年紀漸漸大了,繼承人的事上了臺面,一場新的交鋒即將展開。

976年二月,吳越王錢俶將要來朝,趙匡胤派兒子趙德昭前往迎接,然而在之前,這種事務都是趙光義處理的。

招待完錢俶后,趙匡胤祭拜太廟,決定帶著趙光義、趙光美等人前往西京洛陽,并放出風聲,說想要遷都。

這一年,趙匡胤50歲,趙光義38歲,趙德昭26歲,都不是小孩子,有些事情,已經開始明爭暗斗了。

開封,是北宋的都城,趙光義是開封府尹;洛陽有可能成為北宋的都城,西京留守是焦繼勛,焦繼勛的女婿是趙德芳!

很快,第一批反對的人出現了,那就是起居郎李符。李符是個很有能力的人,曾任京西轉運使,搞漕運、調撥糧草很有一套,深得趙匡胤信任,而起居郎這個職務就是負責記錄皇帝工作內容的機要秘書,心腹中的心腹,只不過這個心腹,挺皇弟而不挺皇子。

李符上書,歷數遷都的八難,即“京邑凋敝一也,宮闕不備二也,郊廟未修三也,百司不具四也,畿內民困五也,軍食不充六也,壁壘未設七也,千乘萬騎盛暑扈行八也!

可實際上,這八難只是現在的難,即洛陽凋敝,一旦北宋決定遷都,洛陽沒城都能造出一座城來,更何況這些難題,只要中央政府下令,那就不是問題,而中央的主人,就是趙匡胤。

所以,李符被無視。

到了洛陽,趙匡胤祭過父母陵墓、安撫百姓,然后祭祀天地,又大宴群臣,完事之后,趙匡胤仍停留在洛陽,絲毫沒有走的意思,大有就在洛陽扎根的架勢。

于是,武將李懷義出場了,他也是趙匡胤的愛將,老部下了,他上書:“東京有汴渠之漕,歲致江淮米數百萬斛,都下兵數十萬人,咸仰給焉。陛下居此,將安取之?且府庫重兵,皆在大梁,根本安固已久,不可動搖。一旦遽欲遷徙,臣實未見其利!

李懷義的意見就是開封漕運四通八達,洛陽不如,而且根本不可動搖,但趙匡胤仍然沒有放棄。

終于,趙光義只能自己上了。

趙匡胤也跟他講明了要遷都的理由,因為北宋強干弱枝政策的實施,冗兵問題已經顯現,趙匡胤已經打算裁軍,但開封無險可守,必須大軍駐扎,而洛陽地勢險要,完全可以據山河之勝而去冗兵,安天下。

趙光義最后只能拋出一句話:”在德不在險!

這是句廢話,大家都是打過仗的人,德能退敵制勝?顯然不能。

但趙匡胤順坡下驢,以聽從趙光義建議為由下令東歸。這并不能代表趙匡胤放棄遷都了,畢竟這一次事出倉促,更像是趙匡胤的試探,而非決定,遷都很可能就在不久的將來。

可惜的是,當年年底,趙匡胤暴斃,趙光義繼位,遷都之議就此擱淺。

5

寫在前面:

眾所周知,天下中心在中原,中原中心在河南,河南中心在開封。雖然現在的開封由于種種原因,已經淪落為四線以下的城市,但是不可否認,作為中國八大古都之一,它曾經擁有連長安、洛陽、南京、北京等古都都無法比擬的輝煌。

01

北宋時期的東京汴梁,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座真正的不夜城,也是中國歷史上真正完全打破市坊界限的“國際大都市”。根據日本學者推算,北宋時期開封的人口峰值最高時曾經一度超過170萬,這是唐代的長安和洛陽都未曾達到過的。

近現代著名史學家陳寅恪先生說,中華文化,造極于宋,而開封作為北宋時期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作為中原的腹心,從城市文明的角度來看在中華數千年的歷史上有著承上啟下的重要作用。

1127年,是漢民族歷史上不能忘卻的,也無法忘卻的一年。從這一年開始,不只是開封,整個河南,整個北方東西向的不足全部走向衰落,而處于南北向的北京和南京開始崛起。

但是無論如何衰落,只要《清明上河圖》留存一日,人們永遠都不會忘記曾經的東京夢華。開封人相比于北京人、南京人、西安人甚至是洛陽人都是那么的默默無聞,開封,當代一個四線以下的小城市,其繁華程度遠遠不能望北京、上海、廣東、深圳的項背。因為作為一座城市開封曾經輝煌過,作為開封人,追溯千年,我們也是天子腳下的人!

02

趙匡胤為什么要定都開封?他為什么不定都在關中平原的長安和有山川之險的洛陽。答案有很多,其中最重要的一條就是,長安、洛陽都已衰落。

如果說,后來的開封在靖康之亂中一蹶不振,從此變得默默無聞,那么長安、洛陽從安史之亂開始,在近代之前的近千年里一直也都不是很不景氣。盛唐氣象耗盡了關中的帝王之氣,作為長安的陪襯,洛陽也不可避免的受到了長安的牽連。從安史之亂,唐王朝第一次放棄長安起,此后數百年,長安城再也沒有找回往日氣象,反而在安史叛軍,外族的敵軍,農民起義軍的戰火中迭遭摧殘。


根據《舊唐書》記載,883年,唐朝的軍隊在收復長安后,自己竟然“縱火焚剽”,以致“宮室、居市、閭里,十焚六七!兩年后,掌宦官田令孜與藩鎮軍閥王重榮、李克用爭戰失敗,在挾持唐僖宗退出長安時,下令縱火燒城,結果“唯昭陽、蓬萊三宮僅存”。而洛陽,作為唐王朝的陪都,在戰火中遭受破壞的程度,一點兒也不比長安小。反觀開封,自從隋唐時代起,因為水利原因,逐漸恢復了戰國時期大都市的重要地位。到了唐代晚期隨著洛陽的漕運荒廢,開封的地位就愈加重要。

梁、唐、晉、漢、周五個中原政權,除后唐之外,其余都是定都在開封。到了北宋建立,長安、洛陽已經荒廢。而開封從后梁太祖朱溫還是唐朝節度使的時候就已經苦心經營,到后周太祖郭威的時候,已經完全成為了中國北方的政治、軍事重鎮,經濟文化中心。世宗柴榮繼位之后,更是一度擴建開封城,等到北宋建國時開封城已經擴大到原來的4倍。顯然,宏大的開封城,要遠比殘破的長安洛陽更適合彰顯一個新興王朝的氣象。

03

另外,雖然開封是名副其實的四戰之地,不像長安、洛陽有天險可依,但是它并不像我們想象中那樣容易攻破。戰國時代的最后十年,強大的秦軍以秋風掃落葉之勢統一了六國,但是在統一過程中卻受阻于魏國的都城大梁,強攻三月而不下,最后不得不決水灌城。明朝時,李自成的農民軍席卷陜甘,轉戰中原時,進攻開封時,付出了極其慘重的代價,依舊沒有攻破開封,最后也不得不掘開黃河。

從城防體系上來說,正是因為沒有天險可依,開封的城防體系才最為嚴密,這座城池的可防御程度,遠遠高過了長安城和洛陽城。靖康年間,如果不是宋徽宗和宋欽宗懦弱昏庸,竟然異想天開的相信了一個不學無術的道士,堂而皇之的以神兵迎敵,大開城門,以當時宋王朝的防御措施和金王朝的兵力,靖康之戰中誰勝誰負,倒還真懸!

可以這樣說,金朝的軍隊之所以能夠攻下開封城,完全是因為宋朝皇帝無心防御,開門迎敵的結果。換言之,還是那句話,開封的防御體系不但不弱而且很強。

寫在最后

最后,世界上根本就沒有固若金湯的城池,長安有潼關天險,不照樣一次又一次的被人攻破?無論是安史叛軍,還是農民起義軍,長安的城墻擋住了哪一個?哪一個都沒有擋!洛陽有山川之險,結果又如何呢?

所以,還是孟子說得好“固國不以山溪之險”。如果當時宋徽宗和宋欽宗不那么昏庸,不那么異想天開。稍微積極一點,好好備戰,未必就會發生靖康之變。

然而,歷史不能假設,靖康之變到底是發生了,一座輝煌的城池在戰火紛飛中煙消云散,開封淪落了,河沒落了,整個北方都不再復當年模樣了。

6

時北宋沒有定都洛陽和長安選擇開封的原因,是因為北宋他的疆土最大的時候,西北的邊界才到達蘭州,而蘭州距離長安其實并不遠,當時西夏國對長安是虎視眈眈的,所以北宋當時沒有定都在長安,是因為西夏國對于長安的窺探。而趙匡胤他本來是武將出身,他也就是在當時的陳橋兵變后奪取了政權,他黃袍加身就特別害怕當時的,有人像他一樣黃袍加身,所以也就在北宋的時候重用文官請用武將的原因,這也導致了當時宋朝的軍隊的實力并沒有特別強的戰斗能力。并且趙匡胤他黃袍加身的時候,后周他的都城是在開封了,所以北宋他在趙匡胤奪了人家的政權以后,就仍然沿用開封為都城。并且在趙匡胤他建立了宋朝以后,他要收拾南唐后蜀南漢這些根據地的政治的問題,所以他并沒有那個時間去遷徙都城,趙匡胤他確實是想將都城遷徙到洛陽,但是趙匡胤的朝臣并沒有同意這個想法,因為開封是當時五代的積累,所以當時的大臣并不愿意離開這個地方。所以趙匡胤他再怎么想遷都城,他也沒有那個辦法,而且他也沒那個時間。畢竟當時趙匡胤他奪了人家的江山,當時的政權還不穩,所以趙匡胤他還不能去遷徙都城,雖然說當時皇帝的勢力是很大,但是如果沒有橙子的支持皇帝他做一件事也是特別困難的,這也就是當時趙匡胤他沒有定都在洛陽和長安選擇開封的原因。

7

洛陽還天險笑死人了,四戰之地

8

北宋定都開封,完全是因為歷史的慣性。


1, 北宋的政權完全是從后周‘繼承’過來的,因此自然而然的就選擇了開封,這完全是一個歷史慣性。那么問題來了,后周為什么要選擇開封呢,同樣的道理,后周是從后漢手里奪的政權,也是繼承過來的。


開封之所以能成為首都,最初的源頭要從后梁說起,梁太祖朱溫滅亡唐朝以后,他做了兩件非常瘋狂的事情,第一,他痛恨宦官,進入長安以后,將所有的宦官全部殺掉,無論好壞。


第二件事情就是燒了長安。至于為什么朱溫要燒了長安而選擇在開封,筆者沒有考證,但是朱溫這個人一向名聲不太好,好殺戮,兇殘,這種人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來,燒了長安可能是因為某些原因,但是以他的智商,應該領悟不到長安對一個帝國的意義。





2, 北宋在趙匡胤時期考慮過遷都洛陽,主要的原因有兩個方面,一是地理位置的原因,洛陽地理位置險要,有天然屏障保護京師,而且洛陽曾經作為首都存在過,有歷史意義。


二是因為當時趙匡胤的弟弟張光義勢力在擴大,影響到了趙匡胤的皇權,當時趙光義擔任開封尹,也就是首都市長,他長期經營開封,整個官僚系統到處都是他的人,趙匡胤有點被架空的感覺。趙光義是他弟弟,他也不能一刀殺了,于是就想了一個辦法,遷都洛陽,這樣趙光義的政治班底因為遷都就會全部喪失。


但是最終并沒有實施,因為趙光義看出了趙匡胤的陰謀,所以聯合大臣極力勸阻。趙匡胤當然不能直接說,我遷都主要是為了防止弟弟篡權,他只能對朝臣說,我遷都洛陽是因為洛陽地理位置好,有天然優勢能保護京師,而且洛陽作為古都,有歷史底蘊。


趙光義上來駁斥趙匡胤的意見,他說:治理國家在德不在險。這句話說的讓趙匡胤很尷尬,意思是,作為一個好皇帝,只要有好的德行就夠了,不需要什么天然屏障。


不久之后,趙匡胤莫名的就死了。開封作為北宋首都的事情就一直延續到北宋滅亡。




總結:


開封作為首都是從后梁開始的,經歷了五代,在后周時期,柴榮覺得開封與帝國的氣派不符,于是就派人重新對開封進行規劃,其實也就是進行擴大,擴寬。經過柴榮重新規劃的開封,也具有了帝國首都的氣派,此后宋朝君臣,再也沒有進行遷都的打算。

9

北宋得天下于后周,后周皇帝柴榮當時重病,任命趙匡胤為“殿前都點檢”,掌管殿前禁軍。后柴榮病逝恭帝即位。恭帝即位不就,陳橋兵變,趙匡胤“被迫”黃袍加身。后周當時都城位于開封——當時的汴梁城,所以很自然,趙匡胤選擇開封作為他的都城。

但是,開封在當時是趙匡胤心中都城的首選嗎?大宋開寶九年(公元976年)三月,宋太祖趙匡胤西巡洛陽。洛陽夾馬營是太祖出生之地(時為后唐禁軍兵營),也是他度過童年時光的地方

此時大宋已經統一了中原以至整個南方,實現了自晚唐以來二百多年間中原王朝最接近于大一統的局面。盡管北方仍有強鄰,但開國十六年來,大宋國力日強、國運大盛,所以,在隨行的文武群臣們看來,此次應該是一次充滿溫情的懷舊之旅。傳說太祖回到夾馬營舊居參觀時,欣喜懷戀之情溢于言表,甚至還從某處土坷里挖出了幼時埋藏的玩具石馬,愛不釋手地帶在了身邊。

當時趙匡胤就提出了要遷都洛陽,結果遭到了大臣的一致反對,趙匡義甚至說出“在德不在險”。不得已趙匡胤不得不放棄了遷都的打算——這就是著名的宋初的所謂“遷都之議”

僅從地理來說,洛陽無疑比開封更加適合作為一國首都——“洛陽坐擁山川之險,河山拱戴,形勢甲于天下”。而開封除外黃河南岸的大平原之上四面均無險可守——北宋末年,建都開封的后果就體現出來,金軍一旦度過黃河,則一馬平川幾乎不受任何阻礙就直達開封城下,終有“靖康之恥”的發生。

話說回來,北宋初年,四面受敵,征戰四方之時,開封有他特有的優勢:一馬平川,便于行軍,便于走糧。但是當一統全國,獨立面對北方強敵遼的時候,開封無險可守的弊端顯露無疑。

綜上,北宋定都開封的重要原因在于武將集團和文官集團罕見的有共同利益點——開封。他們為了自身利益的保證,阻撓趙匡胤遷都的打算,從而定都開封不再變化。


10

北宋原計劃定都洛陽,所以皇陵在洛陽附近的鞏縣。

你的回答

單擊“發布您的答案”,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服務條款